「300199翰宇药业」途牛净亏6.99亿元濒临退市 被并购或是最好出路

摘 要

近期, 途牛 发布了2019年第四季度及2019年全年的财报。财报显示, 途牛 第四季度营收4.51亿元,同比下降4.2%,净亏损3.67亿元。而2019年全年营收23亿元,同比增长1.8%,净亏损为6.99亿元

 

K图 TOUR_0

  近期,途牛发布了2019年第四季度及2019年全年的财报。财报显示,途牛第四季度营收4.51亿元,同比下降4.2%,净亏损3.67亿元。而2019年全年营收23亿元,同比增长1.8%,净亏损为6.99亿元,比上年亏损扩大270%。对于在疫情发生之前就交出的这样的业绩,疫情对于途牛而言只能说是雪上加霜。

「300199翰宇药业」途牛净亏6.99亿元濒临退市 被并购或是最好出路

  或许是受到不佳业绩的影响,财报发布之前途牛就对外公布了CF0辛怡将在2020年5月底正式离职的消息,尽管官宣是因为个人原因提出辞职,但是外界还是普遍猜测辛怡离职和2019年途牛糟糕的业绩不无关系。《商学院》记者联系了途牛公关部的相关负责人,截止发稿前,未收到对方的回复。


  运营成本大幅攀升背后的隐忧

  途牛业绩的下滑在2019年体现的比较明显。

  如果看2019年全年的数据,可以看出净营收为23亿元,同比增长1.8%;营收成本为12亿元,同比增长12.7%;运营开支为20亿元,同比增长28.1%;销售与市场营销费用9.233亿元,同比增长18.7%;行政开支7.49亿元,同比增长53.8%;运营亏损8.7亿元,净亏损7.29亿元,归属普通股东的净利润为6.99亿元。

  对比2018年的财报数据,2018年之所以小幅盈利,就是因为途牛在成本控制比较成功,各项指标都是下降的,比如2018年运营支出为15亿元,同比下降25.7%;途牛2018年研发支出为3.152亿元,同比下滑41.7%;途牛2018年销售与营销支出为7.781亿元,同比下滑13.0%;途牛2018年总务和行政支出为4.874亿元,同比下滑23.6%。

  对比2019年财报数据和2018年财报数据,途牛在营收几乎没有增长的情况下,成本大幅度提升,从运营成本、营销成本、行政成本等均有不同程度的增长,尤其是行政开支的增长比较明显。

  抛开数据看,途牛业绩亏损的原因与其所布局的业务范畴有关。途牛官网信息显示,其主营产品包括跟团游、自助游、公司旅游定制服务。2019年,途牛跟团游收入为19亿元,占据整体营收的80%以上,同比增长3.1%,是途牛的最核心业务。但是途牛的跟团游客单价高,交易周期长、成本也更高,是一个费力不讨好的业务。

  其实途牛也看到了跟团游的天花板,从2017年开始布局新业务,开始布局线下门店。途牛近年来一直不断加强对直营门店和地接社的投入,截至2019年3月底,途牛已拥有超530家直营门店,31家自营地接社。但是线下扩张导致其运营成本大幅上涨,2019年途牛营业成本同比增长12.68%。

  “收入下降表示主营业务没有成长空间,这是主要问题,打包旅游产品收入相对尚好,但是不足以支撑全局,31家自营地接社,530家直营门店的经营成本也是压力。”华美顾问机构首席知识官赵焕焱对《商学院》记者表示。


  连续六年亏损的上市公司

  如今已经彻底退出OTA一线阵营的途牛也曾有过风光的时刻。

  成立于2006年的途牛旅行网,在最初的十年里经历了多次融资,2014年4月正式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,上市当年途牛的净营收达到35亿元人民币,比上年增长81%。当年的途牛成为继携程之后的第二大OTA,跻身一线旅游机构的行列。

  上市伊始,途牛便走上了以“烧钱”为代价的快速扩张之路。上市之初,途牛线下区域服务中心仅为5家,仅一年之后,这一数字便变为了85家。这在营收方面也有明显的体现,2014年、2015年途牛营收分别高达35亿元和76亿元,增幅分别为81.31%和117.01%,2016年营收更是达到最高的105亿元。

  和当时的携程、艺龙主打机票、酒店预订不同的是,途牛并没有重点在酒店、机票代理市场发力,而是另辟蹊径地布局在旅游线路的预订和跟团游这个市场,途牛利用自己的互联网优势整合旅游产业链,通过呼叫中心与业务运营体系服务客户,在这个阶段确实在旅游线路这个细分垂直的市场拓展出一片市场。